《杨月楼》为何用戏曲混搭交响乐?

4858澳门美高梅

2018-10-05

  提起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故事或许世人皆知,但要说到它是晚清四大奇案之一,大家一定还会往下追问另外三个案件,那便是与它齐名的太原奇案、张文祥刺马案和杨月楼案。

而于今日至7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的剧戏音乐剧《杨月楼》便是由杨月楼案改编,该戏独特之处是将戏曲与话剧、评弹、现代歌曲、交响乐等多种艺术样式融合,故称剧戏音乐剧,由京剧名家李宝春编剧、导演,金士杰担纲艺术顾问,杨立新任表演指导,李宝春、何赛飞、金士杰、孙丽英、陆锦花领衔主演。 新京报记者专访李宝春揭秘这部作品创作的台前幕后。

    【故事梗概】  演扮俱佳、艺兼文武的京剧名伶杨月楼,应邀至上海「丹桂园」戏院演出,一炮而红,唱响上海滩。

正值此间,杨月楼与富家女韦阿宝因戏结缘,明媒正娶,然而遭到意欲强娶阿宝为姨太太的参将窦武魁所陷害。 窦勾结当地官吏叶廷眷,利用当时社会上层阶级厌恶优伶之偏见,控杨月楼诱拐卷逃之罪关入牢中,杨月楼妻离子散。

幸有一弹词女艺人沈月春,将杨月楼与韦阿宝的儿子杨孝楼视如己出,抚养成人,后杨月楼也在戏班经理赵春山的帮助下,化名杨猴子隐身于野台班。

多年后慈禧大赦天下杨月楼获自由身,并在沈月春的陪伴下重登舞台,他的京剧艺术得以传承。 这部梨园传奇激扬着对中华美德仁义礼智信的坚守。

  创作初衷  戏的形是父亲李少春  与剧中主人公相似,身兼《杨月楼》编、导、演的李宝春出身梨园世家,其父是有着李神仙之称的京剧大师李少春,为余叔岩的入室弟子,其代表作《野猪林》继承了杨小楼的剧本基础,是李少春创新编排的一出新戏,1962年此剧被搬上银幕,成为长期流传下来的艺术珍品。 李宝春在父亲1975年去世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移居美国,为不让自己逝去的父亲失望伤心,自九十年代初开始继承父志,因台北新剧团和新老戏为观众熟知。 近年来,他以挑战古今中外的剧本与人物闻名两岸三地,创排过《曹操与杨修》《孙膑与庞涓》《宝莲神灯》《弄臣》等新老戏。

  李宝春创作《杨月楼》这部作品之初总是记起父亲生前常说的四个字拿来我用,即只要可以拿来为我所用的东西都可以吸收。 父亲经常讲杨月楼的故事,李宝春觉得这个故事特别适合讲述给普通大众,适合戏曲的发挥,同时也能从中回溯戏曲人的历史。

戏中虽讲的是杨月楼,但形是我的父亲,主题是一个戏曲演员,一部儿女情长正能量很强的戏。

李宝春期望拿剧戏音乐剧这一前所未见的创新形式重塑戏曲在当代剧场的呈现,以此缅怀包括父亲李少春在内为中国戏曲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前辈老艺人们,同时也想借此戏拉近京剧和传统文化与年轻人的距离。   创作难点  多音乐形式需杂而不乱  一向擅长老戏新说的李宝春考虑到若平铺直叙地以传统戏曲方式呈现,难免会使观众望而却步,因此想出剧戏音乐剧形式。

  剧戏音乐剧中的剧,取戏剧串讲杨月楼的人生故事,戏立于戏曲之传统,音乐剧则囊括评弹、现代歌曲与交响乐等的精粹。

  李宝春表示,从《杨月楼》的艺术形式来看,其实没有跨界,而是融合,沿用的是其父亲所提倡的拿来我用这一方法,把看似跨界的几个元素融合在一起,剧戏是李宝春在创作过程中的大胆尝试,他觉得不必拘泥于形式。

技在戏中,这出戏能有得看、有得听、有得品、有欣赏、有感动、有体悟,顺眼、顺耳就是这出戏的追求。   对于在剧中融合多种音乐形式,不少人担心会否让观众觉得杂乱无章造成听觉和理解上的负担,李宝春并不那么认为,虽然这些也一度成为创作的难点,看上去像是一锅杂烩,可是并不杂乱。 正如传统戏曲中台上一桌二椅包含无尽乾坤,以戏曲为根基的《杨月楼》融入多种音乐形式为的是能更好地表现出剧中人物,让观众觉得他们离生活很近。   演出阵容  何赛飞重回舞台较真表演  《杨月楼》中的演员几乎都有舞台剧和戏曲的表演基础。

其中出演韦阿宝的何赛飞,曾与谢铁骊、张艺谋、陈凯歌、李安等导演合作《红楼梦》《大红灯笼高高挂》《风月》《色戒》等作品,虽已阔别戏剧舞台多年,但李宝春透露她为此次上台,在剧本讨论阶段就充分准备,对一个字、一句话,甚至某个唱词的装饰都很较真。

金士杰近些年也一直专注于影视剧,他原本只打算担当《杨月楼》的艺术顾问,后因与李宝春多年情谊推掉不少影视剧项目出演赵春山一角,金士杰说:我父亲是一名京剧票友,小时候常骑脚踏车载着我和哥哥去看戏,并会哼唱同一首曲子,那首曲子伴随我长大,后来知道是京剧名段《锁麟囊》。 我一度觉得,舞台剧在这个时代,可能真的要消亡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还在坚持着这个行业,到底是什么样的精神在支撑着这些人。 我觉得《杨月楼》这个戏可能会给我和很多人答案。

  而另一主演孙丽英出生于梨园世家,加之四年中国戏曲学院京剧专业的学习背景,她对中国戏曲有着特殊的情感。 《杨月楼》中她将用出色的演唱技巧,见证梨园先辈的命运起伏。

另外出演沈月春的陆锦花,是首次参演舞台剧,作为评弹丽调传人,剧中角色唤起她诸多共鸣。 两人表示《杨月楼》是有大情怀的,在当前利好艺术家的环境中,有必要重新回顾忆想先辈们的功力与精神。